当前位置:首页 > 讨账技巧 >

老婆你别追 我在讨账路上

编辑:admin 2018-02-24 16:35 阅读()
    “喂,亲爱的,你在哪里?”说实话,这个时间接到电话非常不合时宜。没办法,老婆的电话怎能不接?“华姐,不好意思,我接个电话。”华姐微微一笑,轻轻点头,珠光宝气的首饰随之颤动。华姐没多大,不是保养的好,看不出年龄,而是华姐气质独特,要不师哥也不会看上她,并想方设法讨她欢心。

    师哥姓师,因为生意做得好,财大气粗,人倒是长相平平,肥头大耳,但是派头那是对得起“大哥”的称呼的,身边小弟也无数,可以说他想让人干什么,人也会看在他有钱的份儿上言听计从。要是说这难道单纯的是为了他那点钱?似乎也不尽然,反正人们见了他都跟猫儿似的。更有听闻他的靠山是更有钱的“大哥”。华姐和师哥的爱情自当是个传奇来看。

    “喂,老婆,我在工作。”
    “在哪工作?和谁在一起?”老婆刨根问底。作为广州讨账公司的专业讨账人,老婆知道我的身份,但是具体的工作我是不能透漏的。因为这是委托人的隐私。我与华姐在这安静的咖啡厅会面自然也是为了工作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又忘了,我不能透漏委托人的隐私,这是公司规定。所以不能告诉你太多了。”虽然这样严肃的警告老婆,但是心中还是会有愧疚,做我们这一行的,没有朝九晚五那一说,什么时候有案子什么时候到,什么时候对催款要账有利就要什么时候出动。有时候正和老婆享受温馨的烛光晚餐,一个电话通知债务人的动向,我就要马上放下筷子出门和债务人周旋,有时深夜回家,有时彻夜不归,所以在这一点上是对老婆有点不公平的。

    “别和我打马虎眼,小倩看见你和一个美女在汇美咖啡厅,想找小三了?给我说老实话......”看来老婆是误会了。转身看一眼华姐,她不时的看着手机,我知道不能让人家等的时间太长,这个讨账的案子,华姐可是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“好老婆,回家我和你说,现在真的在工作。”挂断电话,心中不免知道回家肯定是一场酷刑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华姐久等了。刚才和您说的关于师哥的事情还要拜托你。”
    “咳咳,我也只是他名不正言不顺的女朋友,我说话哪有什么分量。再说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我还是不参合的好,我一个女人能帮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华姐,我是替委托人着急,您就劝师哥给个面子,答应我的委托人一起吃个饭,这样就能把工程款给结算,让他给工人发了工资也行。您的话要是再没分量,那这个事可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句你不爱听的话,我即使有这本事,可凭什么帮你啊?你一个讨账的,能给我什么好处?这年头谁都不会干赔本赚吆喝的事。我还有要去按摩,时间到了,先走一步,谢谢你的咖啡。”

    伴着节奏明快的高跟鞋的声音,华姐带香离去......

    委托人的苦瓜脸浮上我的脑海。师哥的这个工程他是全包,当初师哥看他老实,也想收为己用。可是这个不开窍的委托人,干上活了却不懂得时不常的拜拜师哥。只知道一门心思的在工程上,前期还垫付了不少款项。等工程完事了,师哥却将小心眼的性格暴露出来,迟迟不给结算工程款。这下委托人可是被煮了一样难受。因为是第一次接触这个行业,打听到师哥的为人和背景,连向师哥要账的勇气和胆量都没有了。几次通过别人带话给师哥,想请他吃个饭什么的,都被拒绝了。看来这个师哥真的是生气了,这就叫临时抱佛脚,谁叫他当初不懂世故,一个工程能赚不少钱,只要稍微懂事一点,孝敬一下师哥,他就会有种被尊重的感觉,也不至于到今天的地步。这不才战战兢兢的找到我们,还一个劲的让我们搂着点,一定别得罪了师哥。

    我们对师哥也有所耳闻,这个债可是不好要,可以说我们也是得罪不起啊。但是这笔账清清楚楚,师哥又是非常具备结算能力的债务人。唯一要解决的是让师哥高兴。而让师哥高兴,让师哥小心眼变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只能通过有效的关系网来疏通,最好能递上话去,让师哥给个面子,接受委托人的“孝敬”得到早该得到的他认为的尊敬。其实师哥不差钱,就是想让自己的威风得到充分的展现,不容得一个小卒不把自己放在眼里。而这个华姐就是最关键的人物,师哥对她疼爱有加,她的话师哥真的会言听计从,只要她递上话去,撮合双方吃个饭,便会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华姐似乎比师哥还难搞定。我不等坐以待毙,马上结账,追了出去,一直追到华姐做美容的地方。华姐不满的说:“这里男人止步,你还真执着,我......”华姐的话还没说完,我的后背就被人狠狠打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,让你在外面沾花惹草,还明目张胆的陪狐狸精来做美容?”

    我的天,原来是老婆找到了我,这下真是让我难堪。我无地自容的刚要解释......

    “巧华?怎么是你啊?”老婆睁大眼睛对华姐说道。
 
    “菲菲?这是你老公?你误会了,他是找我帮忙的......”华姐也一惊,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真的是在工作,你别胡闹......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“巧华啊,上次你去医院找我,一转眼两年没见了,你过多好不好?老公是干什么的啊,你保养的真好,你看我孩子一岁多就成黄脸婆了......”

    老婆开始和华姐没完没了的唠起家常,把我晾在一边,突然又想起我,“巧华,你不知道,我这个老公就是个讨账的,没什么本事,还天天不着家,难怪我激动,你别往心里去,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......额,小辣椒怎么样,你们有联系吗?......胖子呢?咱们同学也都好几年没聚了,快把你电话给我,换号也不告诉我,真不够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老婆碎碎念,我只能拉起恋恋不舍的她撤退。这个债我是没法要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第二天得到委托人的消息,师哥昨晚就和他见面吃饭了,陪同的还有华姐,还帮他说了好话,并且今天早上就结算了工程款。这也太突然了,我百思不得其解。难道华姐看在我老婆是她同学的份上帮的忙?

    回到家,我抱起老婆狠狠的亲了一顿,老婆刚要怀疑我这亲热的初衷,我忙问她是不是和华姐关系好,帮我求情了。她一脸差异,“你不是不让我插手你工作的事情吗?”我更纳闷了......

    老婆关上门,神秘的对我说:“昨晚你又着急出去讨账,没时间给你讲巧华的事情,她那次去医院找我,是为了做人流,这个秘密只有我们两个知道,他老公估计都不知道,你知道吗,她那个处女膜还是我帮着找人做的最贵,最好的呢,你是我老公我才和你说,要保密啊......”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......

相关阅读

给我们留言 — 我们随时准备为您服务!